【策瑜】Meteor Shower

【2:00】

上一棒 @不忘栖_ 

下一棒 @筱筱筱筱笙(很忙) 


HP paro 狮院策×狮院瑜,双向暗恋小甜饼

 

一、

 

孙策,格兰芬多四年级学生兼魁地奇队长,在霍格沃兹的四年过得总体来说顺风顺水,最近却少见的有一件事困扰着他,并且这件事和他最好的朋友周瑜有关。

 

那天是一个没有课的午后,孙策和周瑜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补作业和预习,主要是孙策在补作业,而周瑜在预习。这时周瑜读到了一个不懂的地方,于是拍拍孙策的手臂让他过来和自己一起讨论。然而不知是因为那天午后的阳光让人太过放松,还是壁炉里的火烧得太旺催得人无心学习,总之,在周瑜说话时,孙策的注意力不知怎地就从书本转移到了周瑜身上。他无意识地盯着周瑜的脸,脑子里不太清醒地想着公瑾的睫毛好长…眼睛也好亮…下午金灿灿的阳光这时正好照了一束在周瑜脸上,更衬得他面如冠玉。他看得入神,一时什么都忘了,直到周瑜凑到他面前:

 

“伯符?”他戳了戳孙策的手臂,“伯符,你在听吗?”

 

“啊!没……没事!”

 

孙策倏然回神,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一边手忙脚乱地掩饰一边由衷地希望自己没有脸红。

 

“公瑾,你……你继续讲。”

 

孙策做出认真听的样子,满脑子里却都是周瑜在阳光下闪着暖融融的光,睫毛一上一下地扑闪的模样。孙策心里涌起一股复杂的感觉,他一直知道周瑜好看,但今天却又像是第一次意识到周瑜的好看一般。

 

总之,在过了很久才平缓下来的心跳声中,孙策意识到,他对他最好的朋友的感情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当然,如果他后来没有因为胡思乱想了一个下午导致没有及时完成作业最后被罚抄课文的话,就更好了。

 

 

与此同时,周瑜,格兰芬多四年级学生兼级长,在霍格沃兹的四年过得总体而言顺心遂意,最近却同样少见的有一件事困扰着他,并且这件事和他最好的朋友孙策有关。

 

那天是一节魔咒课,教小巫师们如何使用火焰咒,孙策和周瑜,由于一些不能说给老师听的冒险活动,早已熟练掌握了这一咒语,因而两人早早地在各自魔杖尖上燃起一簇小火苗,然后头挨着头开始聊天。

孙策说起他们曾经一起经历的一些与火有关的“冒险”,为了不让教授听到,两人挨得极近,周瑜原本想张嘴回话,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流扑在了他的耳朵上,他愣了一下,然后蓦地反应过来,那是孙策的吐息。一时间,周瑜全身的注意力似乎都往那只耳朵去了,感觉好像被放大了一百倍,那边孙策说得正开心,他却只能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伯符的气息吹拂在他耳朵上,又痒又麻,弄得他浑身僵硬,耳尖也悄悄地红了。

 

周瑜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们从前也时常用这种姿势说话,这却是他第一次因此被搅得心神不宁。他越想思绪转得越远,心跳得越来越快,感觉周身热度也越来越高,直到孙策突然紧张地在他耳边叫了声“公瑾!” ,同时一把抓住了他拿魔杖的手。

 

周瑜猛然清醒,为眼前景象大吃一惊的同时明白了原因,他刚刚的一番胡思乱想,让自己完全忘记了对魔咒的控制,此时那小小一簇火苗已成长成了一团熊熊燃烧,几乎要烧到教室天花板的火球,其他同学已经退到了教室门口,而魔咒课教授张昭正拿着魔杖面色阴沉地向他俩走来。

 

“糟糕……”周瑜一边飞速转动脑子思考怎么向教授解释,一边在这紧急时刻无语又好笑地明白了他之前感觉周身热度升高并不是心理作用。

 

无论如何,在过了很久才平缓下来的心跳声中,周瑜意识到他对他最好的朋友的感情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当然,如果事后他没有和孙策一起被关一周的禁闭、收获几缕被烧焦的发尾和在全校流传开的“纵火队队长”的名声的话,就更好了。

 

 

二、

 

总之,确定了自己对最好的朋友的感情发生了一些质变后,孙策找来了他的朋友们。

 

“各位,我要说一件事……”孙策正襟危坐,语气无比认真,表情无比严肃,在座的各位不禁也跟着屏息凝神起来,“我要追求公瑾。”

 

话音刚落,刚刚大气不敢出一口的各位纷纷放松了下来,开始七嘴八舌地发言。

 

“哥,你居然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公瑾哥吗?”孙权说。

 

“你们居然还没有在一起?”孙尚香说。

 

“就这啊,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甘宁说。

 

“别问我,不是很懂你们男同。”太史慈说。

 

“等等,伯符哥你居然喜欢男人吗??”唯一没反应过来的老实孩子吕蒙瞪大了双眼。一时间众人的目光短暂地从孙策转移到了吕蒙身上,包括在一旁默默写作业却听到了一切的鲁肃。

 

 

而周瑜,作为同样发现自己对最好的朋友的感情产生了质变的人,则没有将这件事和任何人讨论,然而,他不说,却偏偏有人来问。

 

“孙策怎么还没向你表白?”诸葛亮问。

 

“你怎么还没向孙策表白?”郭嘉问。

 

周瑜无语地看着他们:“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多管闲事了?”

 

“这怎么能叫多管闲事呢?我们是在关心公瑾你啊。”

 

“行了行了,”周瑜难得的显出一丝窘迫,面上染上了淡淡的红,“……我自己心里有数。”

 

与此同时,抱着作业路过的再次听到了一切的鲁肃沉默了。

 

 

“好了好了,别玩了,”孙策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我说真的,我要追公瑾,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嗯……”同为没有恋爱经验的单身人士,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思考了一阵子,然后吕蒙提议写情诗,遭到了大家包括孙策本人的一致反对,(“子明你知道我哥在文学上的造诣不足以支撑他原创一封情书!”孙权说完就被弹了一下脑门。)甘宁则照搬一些情感指导手册,建议孙策多制造和周瑜相处的机会以此促进感情,随后想起这两人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如果还想要更多恐怕就要用上时间转换器了,遂闭嘴。

 

“那…送他喜欢的礼物呢?”太史慈说。

 

“还有多照顾他一点?逗他开心什么的?”孙尚香补充。

 

“嗯,这两个听上去有点靠谱,但是…”孙策摸着下巴,真诚发问,“我和公瑾以前似乎就是这样相处的啊?”

 

听完这句,所有人都沉默了,然后集体用“拜托你俩赶紧在一起吧我们累了”的眼神无声地谴责起了孙策。孙策笑了起来:“好了,我要走了,”他看了一眼表,拿起了书包,“公瑾等着和我一起吃晚饭呢!”然后在众人更加无语的眼神中风一样跑了出去。

 

 

三、

 

来到礼堂,周瑜已经在等着了,孙策跑过去,习惯性地伸手想搂周瑜的肩,但突然觉得别扭,手伸到一半又拐了回来,周瑜看到孙策来,抬头正想高兴地打声招呼,视线却不慎在空中相交,身子一僵,连忙低下头去小声地问了个好。虽然两个人都觉得气氛别扭,但吃到一半,孙策还是凑到周瑜耳边悄悄和他商量:“公瑾,我听说今晚有流星雨,你想去看吗?”

 

周瑜一边努力忽略孙策在自己耳边的气息,一边分出精力回答:“可…可以啊,今晚去天文塔看吗?”

 

“对,不愧是公瑾,我们真有默契!”孙策笑着说。


“太夸张了!”周瑜笑着推了孙策一下,“这基本上是每个人都可以猜到的吧。”


“那我不管,我就是要和公瑾最有默契!”


周瑜笑着摇了摇头,耳朵却因为这话再次红了起来,眼神也飘向了别处。

 

当天夜里,在舍友们都睡熟了之后,孙策和周瑜悄悄地起了床,轻手轻脚溜出宿舍,一路小心着不被发现,终于在十二点左右爬上了天文塔。

 

两人气喘吁吁地向外张望,发现流星雨还没有开始,便坐在地上一边等待一边平复呼吸。夜晚的高塔上吹过的风有些冷,周瑜打了个哆嗦,孙策见了,有些犹豫地抬手将他揽在了怀里。不知是否与性格有关,孙策的体温总是偏高,像一团吹不灭的火。周瑜一时忘记了动作,也忘记了说话,只看着孙策的嘴在自己眼前一张一合,慢慢地念着自己的名字:“公瑾……”两个人越凑越近,周瑜感觉自己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手脚心都出了些汗,在他即将放任自己沉浸在情思中时,一段粗暴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谁在那里!”的低喝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氛围。

 

两人一个激灵,同时起身,发现他们忘了熄灭手提灯,从而引来了管理员。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周瑜一片努力使自己的心跳慢下来一边紧张地问孙策:“怎么办?”

 

孙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跑到天文塔的一处角落一番摸索,然后拿着一把扫帚跑了回来。他站到平台边缘,跨上扫帚,然后说:“公瑾!快过来坐我身后。”

 

周瑜瞪大了眼睛:“你哪来的飞天扫帚?”

 

“兴霸放在这的,记得吗,他以前经常在天文塔上练魁地奇。”

 

“两个人骑一把扫帚太危险了。”周瑜笑着摇了摇头,却毫不犹豫地坐到了孙策身后。

 

“对,所以公瑾可要抱紧我。”孙策笑着说,然后双脚蹬地,赶在管理员冲进来的前一秒从天文塔上俯冲了下去。

 

骑着扫帚从天文塔上俯冲而下对大多数人来说太过刺激了一些,但不包括孙策和周瑜。周瑜紧紧抱着孙策的腰,感受着风掠过自己脸颊带来青草和泥土的气息,在他们飞到最低点即将撞上地面时孙策快速拉动扫帚转换方向,于是他们又向上飞去。风一时太过猛烈让周瑜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他不禁屏住了几秒呼吸。天边出现了一道道的银色流光,先后从他的眼前飞过,又沉入地底。

 

“伯符,快看天上!流星雨开始了!”

 

孙策闻言抬头,也看见了这夜空中盛大的美景。

 

“好漂亮!”他感叹道,然后猛地一握扫帚,向流星落下的方向追去。周瑜听着风在他耳际呼啸而过,看着银白光束划过天际,余光瞥到霍格沃兹校园在脚下变换着角度,时近时远,恍然中感觉自己在和流星一起飞行,他更紧地抱住了孙策,相信孙策此时的感受与他相同,这个想法让他今晚的快乐又多了些许。

 

十几分钟后,流星雨渐渐结束,两人也飞累了,于是降落在魁地奇球场,并排躺在球场的草地上,今夜没有月亮,星星却格外闪耀与美丽。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望着星空,静静地听着草丛中的虫鸣声、巨乌贼搅动湖水的声音还有彼此的呼吸声。不知是谁先伸的手,他们的手背悄悄碰到了一起,然后是手指与掌心,最终他们的手在纠缠中形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然后两人缓缓转头看向对方,轻轻地吻在了一起。

 

Fin.




写得非常拉呜呜呜呜,本five能和这么多神仙妈咪一起参加活动真的非常惶恐(鞠躬


评论(9)
热度(6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沄(摆烂版) | Powered by LOFTER